皮皮inging

和公开DISS过的明星成了利益共同体·番外·正确答案

社会你八耻:

庆祝完售,解锁一篇DISS番外。


感谢大家对Sacrilege的支持。


剩下的文章解不解锁看命。


再次感谢大家。


不二刷,以上。


——




如果倒霉可以按等级划分,李世真认为现在的自己应该是十级,手捧玫瑰朝自己走过来的男人是五十级,而徐伊景——李世真单方面拒绝承认徐伊景还他妈的能算是个活人。


 


此刻李世真和她的同事们正身处首尔市中心五星级大酒店的某个大厅之中,连甜品台上最朴实无华的小玛德琳蛋糕都透露出一种有钱的味道——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但无奈腿不够长的金作家和旁边同样对于即将发生的事情力有不逮的赵哥交换了一个眼神:现在他们尚能说这是徐伊景《成年》专辑再版珍藏CD预售售罄的私人庆功宴,但十秒钟过后,这里八成会变成韩国本年度最大的NTR修罗场。


偏偏手捧玫瑰的男人对自己的命运还不自知,彬彬有礼地开了口,“请问您是……SN新签约的艺人吗?”


按照这位郑希俊先生的思维回路:当他推开庆功宴会场的大门环顾一周发现所有人都在对场地做最后的布置,而唯独沙发上坐了一个肤白貌美年轻漂亮盛装出席的美女,虽然不认识对方,但想来或许是公司的新艺人——故而他有此一问,实在是正常到不能再正常的事情。


郑先生的想法确实没什么问题,但他也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存在本身就是个错误。


李世真当然认识郑希俊,执导过《年轻人的,宿命的》这部奥斯卡提名影片的导演,三十七岁,风度翩翩,除了电影没有别的不良嗜好的黄金单身汉、钻石王老五,而且——


曾经十三次在公开访问或社交网站上表示过对徐伊景的欣赏。


 


李世真露出一个标准的八颗牙港姐笑,“郑导误会了,我是徐老师团队的统筹,我叫李世真。”


郑导一介直男怎么能听出李世真言语里极尽常人所能的恶毒意味,依然非常和善地同李世真寒暄,“伊景团队里原来有这样漂亮的女孩子,世真小姐不去当艺人实在有些可惜。”


这话郑导真心没有过誉,李世真被赵哥拉着从早上十点做造型做到下午三点,要是没出来点效果,赵哥那四百多个给公司造型老师的媚眼就算是白抛了。


当然,李世真那点微薄的教养也仅仅够她对这句恭维表示谢谢您你过奖了呵呵哒,要让她继续和郑希俊客套下去,那就属于极限挑战的范畴了。


还好己方队友在李世真狂暴化之前终于及时赶到,金作家阻止了李世真今晚的firstblood,“胃疼好些了吗?一会客人要到了,世真你不如去别的地方……”


“休息下”三个字还未出口,徐伊景本尊便施施然出现在了会场中。


 


徐伊景、金作家、李世真在那一瞬间都有了不同程度的错愕,显然都没预料到这个修罗场的情况会来得如此猝不及防,唯有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郑导演踌躇满志地举着花就站了起来。


“伊景,恭喜啊!”


郑导十分绅士地向徐伊景道喜,但他手里那一捧红红火火的玫瑰显然并不像他的话语那样温和。


金作家差不多心脏骤停了一两秒。


 


那几秒漫长的要死。


倘若目光真的会有形状,那么这一刻,徐伊景和郑希俊都该被各种缠绵又暧昧的眼神挤压到扭曲。大厅中所有人都保持了诡异的安静,齐刷刷地将视线对准了暴风中心——直到人们视线中似乎有个身影动了动,大家这才从不正常的兴奋状态中回过神来。


有勇气在这个时候离开的,自然是李世真。


金作家还没来得及拦下一拦,李世真已经擦着她的肩膀走了出去,她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只是下意识地转头去看徐伊景,就看到徐伊景已经坦然地收下了花,对着郑希俊笑着道了谢。


金作家在这一阵阵挤眉弄眼的暗涌之中心情颇为复杂:作为蝉联五年的徐伊景优秀员工,金作家觉得李世真这一走其实十分合情合理;但作为一个女人,金作家宁肯李世真不要这么懂事直接一个巴掌抽上去。


 


“世真……没事吧?”


金作家犹豫了两秒,舍弃了自己老板紧随其后追了上来,还贴心地端了果汁。


李世真接了果汁,勉强地笑了笑——金作家记得自己上次看到这个笑容还是在自己告诉她徐伊景让她离开团队的时候。


“没事。”


李世真顶着一张我有事儿我事儿大着呢的脸说出这种台词,金作家开始有点后悔没叫个帮手一起过来了。


“那个,你也知道伊景她……”金作家思索了一下,“这是在工作嘛。”


……弱爆了。


金作家自己说完都想捂脸逃跑,最后还是靠着一种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勇气顽强地留了下来。


李世真深深地呼出一口气,“我不会……不会怎么样的。”


金作家忍不住也想跟着叹口气,作为每天接触徐伊景高达十六小时的女人,她很清楚徐伊景和李世真从来没有开诚布公地谈过关于公开恋情这件事,而现在,这种心照不宣的默契开始变得有些苦涩了。


“就是,”李世真悻悻地叹了口气,“留下来不太合适。”


金作家这个时候觉得自己要再帮徐伊景说话就真的不是人了,但她思来想去,居然找不到任何一个角度来说服自己让李世真去争取这个权利——一个外人都骑虎难下,何况是刚刚看见自己女朋友接过别人送来玫瑰的李世真。


“不是总是有那种以为爱情就是一切的家伙吗,想着公布恋情会得到祝福,那时候同事之间就会讨论,这个人是傻子吧?这样的情商怎么可能继续在娱乐圈里混,被封杀也是必然的。”


李世真看了看自己上午精心打理过的指甲,“我当时也是这样想的,觉得公布恋情这种事又愚蠢又可怕,而且还毁人前途,应该天打雷劈才对,但是终于有一天轮到自己了,忍不住又想问,一个恋爱谈到愚蠢又可怕,谈到应该天打雷劈的程度,没有资格觉得委屈吗?最甜蜜的事情不仅不能发到facebook上,连办公室的同事都要瞒着,不觉得委屈吗?”


金作家挑了挑眉,赶紧忙不迭地点头,“应该的应该的,委屈委屈。”


李世真叹了口气。


 


公事谈得差不多,一过十点,留下的基本都是自己人和极少数关系好的朋友,赵哥从桌布盖着的桌子下面搬出一箱啤酒来,招呼大家不醉不归。


反正都是自己人,大家也就没那么多顾忌,关系好的坐在一起喝酒聊天,徐伊景被赵哥拉走的时候轻描淡写地扫了一圈,金作家和李世真倒是一直都没有露面。


徐伊景刚坐下,手机就响了两声,李世真的短信问在做什么。


“和同事们聊天,你在哪儿呢?”


徐伊景刚回完李世真,赵哥就直接开了酒挨个满上,“庆祝一下啊同志们!”


徐伊景身边一圈七个人,四个都是徐伊景团队的高管,加上一个朴建宇和一个不知怎么混进来的郑希俊,这一句庆祝倒是大多数人都能同享。


刚干完杯,李世真短信又来了,“和金作家出去买了解酒药,想着一会可能用得到~”


收到消息的徐伊景盯着手机笑了一下,旁边制作人金老师眼尖,“哎一古!wuli伊景居然会盯着手机笑吗?”


“值得高兴的日子,”徐伊景收了手机却没有收敛笑意,“有什么奇怪的。”


“我认真的,”统筹的美女沈部长显然和徐伊景也是老相识了,“伊景今天这张脸怎么说呢,哎一古,词典里面找桃花运这个词,直接把这张脸拍成照片就能做解释了。”


朋友之间酒后的玩笑向来百无禁忌,制作人老师干脆直接拍了拍手,“哦哟,还找原因呢,这么装腔作势,果然是恋爱了吧我们伊景!”


金制作人这么一说,大家也都跟着恍然大悟地开始起哄,徐伊景那边淡定自若地环视了一圈,目光最终落定在了朴建宇身上,“建宇和公司签的什么合约?”


大家突然听到这个问题都有点摸不着头脑,人事李主管没想那么多,“三年合约外聘制作人,怎么?”


朴建宇也一脸懵逼,“MO?”


“总得……”徐伊景似乎在斟酌着词汇,“确认诸位都是自己人才好。”


“……”


“……”


“……”


 


刚才徐伊景算是变相承认自己恋爱的事……了吧?


几位同僚在空气突然的安静中彼此交换着探寻的目光,然而刚才徐伊景那一句“自己人”实在高明得很,最后还是金制作人抓心挠肝得最厉害,一拍桌子,“老子坚决不往外说,你就说谁吧!”


赵哥这时候终于有了点发言人的样子,咳了两声,“哎哎哎,人家好歹是影后,有没有点隐私的喔?”


“你小子居然知道?”金制作人瞪眼,“我举报,这有人作弊!”


剩下几个人被俩人这么一搅合也回过神来,都纷纷看开——或者装作看开了些。


“哥几个这样,”最位高权重的李主管开始出馊主意,“咱玩游戏,老赵当裁判,每人猜一轮,猜对的伊景喝,猜错的咱喝。”


徐伊景还没搭腔,金制作人就倒了一杯酒放在中间的桌子上,“我先来,嗯……叫得上名字的。”


赵哥挑挑眉,把目光转向徐伊景,徐伊景倒也没犹豫,挺大方地喝了一口。


几个人对视一眼,心说有戏。


李主管立刻接过话茬,“该我了啊,我猜这个人在场。”


他就差没直接点名是郑导了,赵哥却哈哈一笑,“你喝你喝。”


几个人看赵哥这一下也不含糊,心里又犯起嘀咕了,下一个轮到朴建宇,清了清嗓子,“那个人和我说过话?”


徐伊景颇为玩味地看了看朴建宇,后者脸上露出一个恍然大悟的神情,“我知道了,我不猜了,你们接着。”


众人被二人的眉来眼去搞得一头雾水,但见朴建宇脸上那种有趣的神情,忍不住觉得这个回答应该很是劲爆。


沈部长一手压着酒瓶,“我想想啊……我们这桌所有人都见过的?”


赵哥一乐,冲着徐伊景抬了抬下巴,“走你。”


好像得到个了不得的消息啊……沈部长正打算和身边的人交换一下自己这个问题的答案,就意识到自己身边坐着的正是脸色已经发绿的郑希俊导演,金制作人赶紧连喝两口酒,把自己发自内心的愉悦嘲笑压回了肚子里。


郑导犹豫了一会,“……和我也认识的?”


李世真和郑希俊打招呼的样子可全被赵哥看在眼里,赵哥一拍大腿,“还真认识。”


大家眼看着郑导的脸由绿变紫,一口把酒闷了。


不知道是哪一位朋友夺人所爱,气氛一时间因为郑导的坏脸色沉闷了不少,徐伊景倒是毫不在意地掏了手机出来准备回消息,金制作人在一边手快地把手机摁到桌面上,“就这么会功夫,你急什么?再来一轮!”


“你倒是猜啊?”赵哥嘻嘻笑着,“人家感情如胶似漆,你这样容易遭报应知不知道。”


“我猜就猜呗,”金制作人琢磨了一下,“圈内人,是不是?”


徐伊景喝了口酒,李主管立刻接话,“我们都认识……公司里的人?”


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沈部长明显胸有成竹得多,“比伊景小?”


赵哥故作深沉地叹了口气,示意徐伊景再喝一杯。


 


李世真和金作家上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诡异的景象。


别的同事都聊得热火朝天,只有徐伊景那一圈人安静如鸡,赵哥摩拳擦掌,徐伊景和朴建宇姿态轻松,剩下几位都一副苦大仇深的表情。


“怎么了?”金作家好奇地探头过去,“大家都这副表情。”


赵哥拉长了声,“大家在猜和伊景谈恋爱的是谁,猜错的人要喝酒。”


金作家差点没一声噗出来,转头看看旁边突然脸色煞白的李世真,忍不住就想起刚才修罗场之后和李世真的对话——


在金作家极其诚恳地表示你值得委屈之后,李世真居然摇了摇头。


“可是,居然一点委屈都没有感觉到。”


“……蛤?”


金作家OS我可能是老了不懂你们年轻人。


“因为徐伊景她……”李世真斟酌着语言,“大概比我更讨厌这种事。”


金作家心中一万匹草泥马呼啸而过,“那那那……你刚才跑什么呀?”


李世真一脸的你老板什么样你还不知道么,“港真,我不跑的话,徐伊景应该当场就恶趣味发作吧……你跟了她这么久了,见她忍过这种事的吗?”


配合着李世真“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的语气,在这一刻,金作家终于回想起了曾一度被徐伊景的恶趣味支配的恐惧——和向徐伊景示好的灵魂们最后的屈辱。


“我就是不想在还没开始之前就毁了庆功宴啊,”李世真忧愁地扶额,“我觉得自己简直是他妈的功德无量了。”


 


金作家看了看脸色发青的郑导,还是打破了这份尴尬,“那……最后猜出来没有啊?”


金制作人叹口气,“从爱豆猜到老板,从台前猜到幕后,酒都喝了七八轮了。”


金作家听闻这话,小心谨慎地瞟了一眼在一旁端坐的徐伊景,“是吧,确实挺不好猜的哈。”


沈经理闻言眼睛一亮,“对啊,作家你是知道的吧?给个提示,不然罚酒三杯!世真来坐,你也来猜!”


金作家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那个,我只能说,正确答案离你们……非常近。”


“切,这算什么答案,”金制作人倒上一杯酒,“再来一轮啊,我猜是金宇善!”


赵哥忍笑忍得都要打滚了,“喝酒喝酒,金宇善谁啊?”


金制作人极其不忿地吸了吸鼻子,“楼下保安。”


“哈哈哈哈哈哈哈,”赵哥眼泪笑出来了,“怎么样,世真猜一轮?”


李世真快用意念将赵哥刺穿了,“不用了吧……”


“什么不用,”李主管一拍大腿,“见者有份见者有份,老赵给世真倒酒!”


骑虎难下的李世真看了看满怀期许的同事,又看了看抱臂看戏的赵哥和朴建宇,最后又看了看不知道是不是喝飘了的徐伊景。


“呃,我……”


还没等李世真说出个什么所以然来——


众人只见徐伊景微微笑了笑,接着,便仰头干掉了手里的酒。


 


The-end


 


 


 


 


 


 


 


 



评论

热度(230)

  1. Lakk_Eyuan社会你八耻 转载了此文字